产品分类一
360越low越红?网红神曲出圈靠塑料歌词?
发布时间:2022-04-18
  |  
阅读量:303

夏天要来了,又到了属于 livehouse 的季节。

近几年,作为线下音乐消费新场景的 livehouse 异军突起,和它一起爆火的还有网红乐队和爆款歌。
之前小印专门讨论过爆款歌为何只剩下洗脑旋律的问题,今天再和大家聊一聊它们的歌词套路。


逃不过的歌词套路


众所周知,每当一些人事物沾上“网红”二字,大多都意味着毁誉参半。
这些年网红歌曲的歌词就是这样,怎么也逃不过这三类套路

一是歌词重复且部分用词低龄化。
网易数读分析了2021年样本歌曲中最热的50首歌词总字数,去除其中重复的字眼,发现它们的平均歌词重复率高达85%。
©网易数读

最高的《蜜雪冰城主题曲》高达98%,最低的《沙漠骆驼》也有近60%。
一句“你爱我我爱你,蜜雪冰城甜蜜蜜”,够简单、够亲切也够洗脑,充分展示了什么叫“回环往复一唱三叹”。

表现微妙情愫的词汇重复率也极高。

将它们相互串联,能形成一幅微缩的情感画面。
“人”在“世界”上的故事,涉及“你”“我”“他(她)”,有“心”,有“梦”,有“爱情”。
得失间的反复,有时“快乐”“幸福”,有时又“孤单”“沉默”。
恋爱时“甜蜜”“美好”,“分手”后又“眼泪”婆娑。
©网易数读
歌词里还常常会写到地名,清一色是年轻人向往的大都市。
最为热门的当属北京,巴黎、东京和纽约也是歌词中的常客。
脚步无法到达的远方,歌里必须唱到。
©网易数读
除了重复之外,现在的歌词还开始变得低龄化。

自从2018年《学猫叫》拿下Billboard Radio China 年度十大华语金曲奖之后,口水歌就开始凭借低龄歌词,以病毒式的传播方式响彻街头巷尾。
《学猫叫》MV封面
比如《毛毛歌》“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毛毛,让我为你唱毛毛”。
《小了白了兔》“小了白了兔,白了又了白,两了只了耳了多了竖了起了来”。
二是歌词中要有强烈情绪转折。
也许是夜晚记忆纷至沓来、辗转反侧难以成眠,歌词中不少故事的发生时间是在夜晚。
拿捏了夜晚听众的情绪,也就拿捏了流量。

©网易数读
比如最近火爆抖音的《白月光与朱砂痣》。

众所周知,这首歌的意象选自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作为抖音变装必备曲目,各路网红的演绎可谓是精彩纷呈。

前一秒你还是皎皎明月温柔岁月,下一秒伴随歌声你就变成了热烈朱砂痣惊艳时光。
@小橙子
在“得不到的美好,总在心间挠”面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都逊色几分。
另一首《氧化氢》“化学里面的反应,你是氧来我是氢,多出一倍于你才显得公平”在网红李尖尖的演绎下也被称为理科生的顶级浪漫。

但依小印之见,爱情应该是平等的,如果作者能再写一首《过氧化氢》才显得完美。

三是堆砌辞藻、强行对仗。

说到这种套路,就不得不提一直处在音乐界尴尬地位的古风歌曲。
短短几年,古风歌曲就以摧枯拉朽之态向我们展示了什么叫“垮得不能再垮”,关于古风歌小印也曾经写过一篇《“拉垮”的古风歌曲,成为鄙视链最底端?》。

前有《离人愁》被曝同时抄袭了周杰伦的《烟花易冷》、许嵩的《清明雨上》和任然的《山外小楼夜听雨》堪称新世纪的“音乐鬼裁”,后有《盗将行》被文学教授大骂歌词“狗屁不通”。

你不明白《踏山河》中“寒月如牙”的比喻,也无法理解《浪子闲话》中“不再春风如寒鸦”所要表达的含义。

但一句“今日听君歌一曲,谪居卧病浔阳城”,就能很好地体现出大家听完这些歌曲后的复杂心情。

如今的这些歌词中,既缺少黄伟文歌词里“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的故事感,又没有方文山“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的中国韵味。

有的只是矫揉造作、逻辑不通,内容乏味、品质堪忧。
小印甚至觉得,连人工智能写出来的歌词都比这些通顺。


为何越low越喜欢?

「耳朵虫效应」或许能解释这一现象。

精神病学家发现,一段20秒左右的循环音乐片段会自动进入听觉皮层,无意识在的情况下,突然开始在脑内重复播放。
在这一效应下,大多数歌曲不再追求内涵,而是比谁更简单。

短视频时代,一首歌只有15秒。
15秒如何能引起听众的共鸣,抓住听众的耳朵成为歌曲创作中最重中之重的事情。
逻辑什么的先放一边,情怀要搞起来。

连作词人自己都说:“抓取网易云热评来寻求用户同理心,是创造歌词的主要方式”。
所以你会看到歌词里清一色的都是“少年”“青春”“夏天”这种矫情词汇。
熟悉才有勾起情怀的可能,这么多词汇总有一个能唤起你的情绪小九九。
为什么华语乐坛会出现这种情况,并且愈演愈烈呢?
因为“狂欢文化”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为乐坛提供了“狂欢广场”。
所谓“狂欢理论”“狂欢广场”是指在一段时间内,人们出于娱乐的目的聚集在一起,摆脱日常的资历、水平、层次等概念的约束,尽情地戏耍。
你看这像不像当今的华语乐坛。

以前,想要作一首好词,必须对歌曲旋律的节奏、和弦走向、牌子速度、音节的适用范围了然于心。
当然还必须要有一定的文学功底。


我们在听周杰伦的《青花瓷》“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时,脑子里会浮现典雅秀美的景德镇瓷器。
听许嵩的《半城烟沙》“只盼归田卸甲,还能捧回你沏的茶”时,心头会萦绕“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淡淡忧伤。

但是如今,只要能拿起吉他拨上个53123就可以编曲,只要掌握简单韵脚会押韵就能作词。
所以现在我们听到“有酒消愁不用酒精”时,只有不知所云的疑惑。
听到“你在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时,只有辞藻堆砌的突兀。

据腾讯音乐人数据显示,2021年平台总入驻音乐人数已超过30万人,新增00后音乐人同比增长55%,新增校园音乐人同比增长239%。
而这些年轻音乐人中只有少部分接受过专业的乐理系统教育。

在完全不懂乐理的情况下,他们用“嫁接”歌曲侵蚀着创造力市场。
从创造到生产再到照抄,难怪大家都在感慨“华语乐坛完了”。
©中国新闻周刊网
在“狂欢”之中的音乐制作人释放了情绪获得了名气,各大平台获得了利益挣到了钱。
只有我们这些处于“狂欢”之外的听众耳朵受到了荼毒。

偷偷躲在被窝里听着 mp3 抄歌词的日子,如今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如今每当小印听到这些爆火的烂歌时,都会想起马克·吐温的那句:“小说需要逻辑,但是现实不需要。”


参考文献:
[1]《“神曲”为什么上头:算法逻辑、和弦套路和模板歌词》中国新闻周刊.[2]《洗脑神曲,正在被批量制造》网易数读.[3] 梁艳.方文山“中国风”歌词的语言风格研究[C].华中师范大学,2012.
[4] Mob研究院《2020中国移动音乐行业报告》[5] 张珂嘉;喻国明;修利超;林瑾.“神曲”的判别与测量——“神曲”特征量表编制及信效度检验[J].青年记者,2021,(04):24-26.[6] 郭霁瑶;孙晓萌.一首歌30秒?不再有新“天王”“天后”?短视频神曲时代,音乐对流量的拥抱与抗争[J].中国经济周刊,2021,(19):33-37.


 作者: 朝雾 
咨询电话
400-888-8888
公司地址:
邮箱:
淘宝店铺:
© 天皇杯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