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产品
nba女裁判一棵菜抵达上海居民手中的十个步骤:司机全程穿纸尿裤、“
发布时间:2022-04-26
  |  
阅读量:597

季林枫的朋友圈都是各类果蔬和日用品的团购信息,他不是“团长”,而是上海家乐福万里店的店长,从疫情封控之前到现在,他已住店1个月了。封控之后,实体门店虽然没有普通客人,但其线上业务依旧每天开展,而蔬菜是居民购买的主要商品。

和季林枫类似的店长还有很多,他们如今每天的工作不是在收货就是在送货。第一财经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随着运费涨价、司机安排越发困难,一棵菜从货源地到上海居民的手中要经历约十个步骤,企业要解决通行证问题、寻找司机资源、至少3倍的运费、每天10倍于平日的订单……第一财经记者还原一棵菜的上海之旅。

出发,3~5倍的运费

蔬菜要被运送,第一步就是要找合适的司机和货车,而这也是一个难点。

山东寿光一家当地蔬菜市场老板李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往年这个时候正是蔬菜销售的旺季,他经营的市场一天就能发货10万斤以上,主要送往上海、浙江、湖南、广东等地,但今年每天发货量下降到7万斤左右。目前当地蔬菜的产量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主要是物流难。

“以前寿光每天往上海跑的大型蔬菜运输车就有几百辆,但现在因为疫情,很多司机不愿意去。”李军表示,目前浙江、广东都出现了类似的问题,因为当地有疫情。按照规定,运输车辆再回到寿光需要向相关部门申报,提供核酸报告、健康码、行程码等,去过高风险地区的司机就会被“7+7”隔离。

李军表示,能理解疫情防控的必要性,但也给蔬菜的物流运输带来了一些困难。“7+7”隔离相当于司机半个月要停工了,且很多司机和货车是“一一对应”的,司机停下则货车也闲置了。

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运费大幅上涨。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以往一辆13.5米的半挂运输车从寿光到广东的价格大约在9000元左右,3月时候就涨到了2万多,现在是超过3万元。但蔬菜并不是一个暴利行业,从寿光运输一车蔬菜到广东市场可能也就赚个几千或上万元。

寿光市金海蔬菜合作社的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往9.6米长的货车(8万斤)到上海的运费是5000元,如今2.5万元还没有司机愿意去。部分零售商透露,目前的运费起码是平日价格的3倍甚至5倍。

但出高价后也总有部分愿意接单的人,司机问题通常是供应商来解决。完成第一步司机和货车安排后,一棵菜开始“踏”上了上海之旅。

司机穿纸尿裤运输

封控期间,一棵菜要进入上海,则必须要进行第二个步骤——办理相关手续。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上海的通行证主要分三类,一是全市通行证(可在全上海市通行)、二是区域通行证(仅在区内通行)、三是定点通行证(从出发地到定点接货地的两点一线通行,不可去任何其他地方)。

“目前上海的全市通行证和区域通行证几乎很难办理了,但为了保供运输,定点通行证的办理速度比较快,尤其是运输蔬菜这类物资的保供企业,会给予加速手续办理。在确定了司机和用车后,就登记相关信息,由相关企业来申请办理定点通行证,目前24小时内可以办好,如果保供企业加急则几个小时也可以办理完成。一般是在出发前把需要的证照都办理齐全。”一位资深零售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完成相关手续后,第三步则是工作人员将蔬菜装车并进行一系列的消杀工作后,司机进入驾驶室,并封闭驾驶室(为防疫安全),开始出发。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输,外省市货车抵达上海后,司机需要现场进行核酸检测、核验定点通行证、身份信息等,然后定点送到上海的接货处。而此时也到了这棵菜的旅途第四步——接货。

鉴于依然有部分外省市司机不便进入上海,则零售商在接货时采取派自己的司机开货车去上海附近的外省市交货点接驳的方式。

“外省市货车会将蔬菜运到上海附近的交接地,早上6点,我们自己会调一些货车,从上海门店出发,然后去往外省市的交接地,通常是在江苏接货,交接后我们的司机把货运回上海的门店。”季林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根据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等大型零售方面透露,为了保障防疫安全,不论是定点直接进上海的司机还是去外省市接货后拉货回上海的司机,全程都是“闭环式”管理,即只要司机一上车,中途就不再下车,直至返回出发点。这也是为了防疫安全,保证司机不接触外界。为保障运输的“闭环式”管理,有时候相关部门还会派工作人员一起上车押货,进行监督管理。目前采取“闭环式”送货的货车都会在出发时给驾驶室贴上封条,以保证司机全程在驾驶室。而为了完成“闭环式”管理,这些司机在运输全程都穿着成人纸尿裤,并准备好足够的食物。

卸货与分运

蔬菜抵达上海的交货点后,就要马上进入一棵菜之旅的第五和第六个步骤——卸货与分运。

“我现在每天晚上都不太敢太早睡觉,因为货车可能随时到。虽然我们在货车出发时都会沟通,但路况是难以掌控的,所以货车几点抵达我们门店或交货仓库的时间很难说。有时候晚上10点可以到,有时候凌晨1~2点到。而只要货车抵达,我们就要立刻卸货。因为司机是闭环式管理,所以他们不可以下车卸货,必须是我们接货点的人卸货,而司机则要全程在驾驶室等待卸货。”方伟华是一位住店的超市店长,他现在和他的同事们每天都在接货、卸货和送货的流程中。

和方伟华一样,季林枫每天也在重复同样的工作,1车货大概有30吨~40吨,以往每天2车货,疫情发生后翻倍到了一天4车货,而封控后消费者的购买又增长,现在是每天5车货。所以光是卸货这一步,每天就要耗费大量时间,比如货车晚上10点抵达上海交货门店后,进行消杀等步骤后,季林枫和他的同事们要一直卸货到第二天凌晨4点才能结束,卸货全程要6小时。

而这棵菜被卸至门店后,还未完成旅程。通常卸货点是一个仓库或大型零售商的总部店,接下来还要分装运送到各个网点。比如季林枫要将所有的蔬菜再分装到不同的自家的运输车辆,这些车辆具备上海全市通行证资质,然后分送到25家门店。

根据部分供应商和超市店长的反馈,目前蔬菜的整体价格还是稳定的,但供应商和零售商都在分别消化高价运输成本,比如从出发地运送到上海的运费由供应商或双方协商承担,而在上海市区内的分送运费则由零售商承担,尽可能保障货品价格稳定。

卸货和分运步骤后,外省市货车司机则完成任务,继续在“闭环式”管理之下,他们立即返回出发地,而在出上海时需要再次检测核酸和核对相关通行证、身份信息等,以保障防疫安全。

对接“团长”,捡货与分发

这棵菜被分运到各个网点后,就进入到了第七个步骤——通过网点或第三方物流将货品根据订单情况运送到小区。

“现在封控,整体运力不足,所以不可能一单一单送散单,超商会在一定配送范围内,给小区居民送到达一定采购规模的团购货品,当然还有一些具备资质的骑手小哥也在送货。我们超市给配送范围内的小区送货是不收费的。”方伟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季林枫的门店在平日的线上订单日均约450单,疫情发生后,其每日订单已经翻倍到1500单左右,封控后的每日线上订单上涨到3000多单到4000单。通过自身和第三方物流的运输,季林枫每天和他的团队都在马不停蹄地送货。目前其门店内来了不少支援的同事,留守人员已经增加到了50人左右,虽然比起平日的单店300个员工规模,人手还是非常少,但已经可以安排不少工作了。为了保证驾驶安全,每天都是调配睡眠时间有保障的同事开车送货。

送至小区后,这棵菜的上海之旅来到了第八个步骤——对接“团长”收货。由于目前上海居民的购物大量都是在线团购,所以“团长”成为零售商与C端散客之间的对接人。将货物运送到小区并交接给“团长”后,“团长”会与小区工作人员一起清点货物,而零售商的物流运送者的工作基本完成。

清点完成后,还有繁琐的一步——第九步进行货物分拣。

“目前我们都是大量团购货品,很多食品都是整箱购买,所以我们在完成货物交接、消杀和清点后,‘团长’和团购工作组的组员、小区志愿者等会一起分工,根据居民的团购需求来进行分拣以及分楼栋进行分装。这是一个很繁琐和费时间的过程,而且各家的订单还要分清楚。我们小区4天分发了2000多份货品,可想而知小区工作者的工作量。”家住上海杨浦区的“团长”吴嘉斌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当货品都被分拣完毕后,一棵菜的旅程终于进行到了最后一步——第十步是进行货物分发。目前不少比较专业的小区团购工作组会分组进行分工,会有专门负责分发的人员根据订单信息,将分拣好的货品根据楼栋来送货,为了便于运送,工作人员会在小区内以三轮车方式逐批运送,并通知居民取货,至此,这棵菜经过了十大步骤,一路跋涉,终于抵达了上海居民的手中。

从货车司机、相关办理手续人员、零售商、物流运输方、“团长”到志愿者等,为了将一棵菜送至上海居民处,他们一直在努力。

(文内李军、方伟华为化名)

咨询电话
400-888-8888
公司地址:
邮箱:
淘宝店铺:
© 天皇杯直播